我的一次医院经历

最近看到的急诊室医生的新闻,看得人瘆得慌。不知道为什么能和医生产生那么大的仇恨,也不知道为什么最后非要采取那样的办法去解决。我想大多数医生都是善良的,大多数人也都在谴责杀人者。

写这一篇文章只是想记录一下我今年的一次医院经历。

就在今天早上刚起来,微博上看到了单口喜剧人 Ronny Chieng 讲的关于中国人让孩子学医生的笑话。说中国第一代移民就喜欢让孩子去学医,因为这是最快的获得阶级跃迁的机会。结果孩子学了医,父母有点什么问题的时候,孩子竟然连劝爸妈去医院看一下都劝不动,为什么呢?因为父母觉得医生只是想骗你钱的。

孩子:那你为什么让我去学医啊?

父母:当然是让你去骗别人钱了啊,这也就是为什么你永远也学不会做医生。

Ronny Chieng 单口相声 Netflix

今年十一月份,我爸爸因为受伤到医院,入院后医生说是观察几天,之后看是否需要手术。前几天家里没有告诉我,怕我担心。等医生通知要手术的时候妈妈才告诉我,我立马赶回家。回家的时候手术已经结束了,因为对于一个外科医生来说,可能是再也小不过的手术了,但是对于患者和家属可能就挺严重的。因为当我回去到病房之后,看到爸爸肚子上连的各种管子还有脖子的静脉输液管,就觉得吓人。

我爸的主治医生是一位年轻医生,预计也就30岁。身高大概有180,略胖。

刚手术完的前两天,每天上午都会到病房询问情况,我和我妈都说病人觉得肚子涨得慌,难受。医生一直说这都是正常的反应,多下来走走,有助于肠胃运动,通的快一点。我和我妈当然不敢说不同意。只不过这边看着我爸也真的是难受,也没办法。第一天也就下床走了一点路。

第二天医生过来问,我们还是说肚子涨,难受。医生问我们有没有多活动活动。我们实话实说活动的不多。结果医生还批评我们说,没啥办法,只能多走,活动活动。因为你也不是第一个病人,大家都一样。后来我们只能两个人扶着我爸,慢慢地在走廊里挪步。

除了医生每天上午过来外,其实大部分时间都是护士在帮忙。帮忙输液、打针、换药瓶。之前在医院的时候我发了一个微博:

Twitter 截图

当时觉得没有这些护士们的帮助,作为家属的我们真的会崩溃绝望。还好有这些专业的护士的帮助。

不过那个主治医生同样厉害。从我爸入院到我们出院,他每天都上班,周六周日从来不休息。我妈一直书佩服他,这么长时间也不休息。我也在心里佩服他。我妈也老说,护士们可能更累。一层病房几十个病房,加起来有多少病人。这些护士一天从上班到下班,脚步出来不停。我在想她们的微信步数明天起码有2万了吧。

从入院到出院,将近十天时间。受到了无数的帮助,真的很感激她们,无论是医生还是护士。有一次中间换药的时候,我爸问以后我妹干什么呢?要不然也做医生或者护士好了。换药的护士当时就说千万别,劝人学医,天打雷劈。又累又不讨好,何必呢。后来药快要换完了,那位护士说:不过要是人家真喜欢的话也没关系。

我想她肯定要比大多数的人都热爱这一行。

有一次我下楼去买早餐,上电梯的时候看到电梯里要上班的护士手里拿着包子,一边吃一边看着微信。那么一瞬间才意识到,她们和这世界中的你我人一样,都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。她们的职业赋予了那么多的职责和压力,她们肯定已经很累了。《日内瓦宣言》的内容,她们肯定比比我都要熟悉。

  • 作为医学界的一员:
    • 我郑重地保证自己要奉献一切为人类服务。
    • 病人的健康应为我首要的顾念;
    • 我要尊重病人的自主权和尊严;
    • 我要保有对人类生命最高的敬畏;
    • 我将不容许有任何年龄、疾病、残疾、信仰、国族、性别、国籍、政见、种族、地位或性向的考虑介于我的职责和病人间;
    • 我要尊重所寄托给我的秘密,即使是在病人死后;
    • 我要凭我的良心和尊严从事医业;
    • 我要尽我的力量维护医业的荣誉和高尚的传统;
    • 我要给我的师长、同业与学生应有的崇敬及感戴;
    • 我要为病人的健康和医疗的进步分享我的医学知识;
    • 为了提供最高标准的医疗,我会注意自己的健康和能力培养;
    • 即使在威胁之下,我也不会运用我的医学知识去违反人权和民权
    • 我郑重地,自主地并且以我的人格宣誓以上的约定。
Leave a Reply